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囑公證之重要性
作者:趙之敏公證人
日前媒體報導,某大公司董事長的遺囑,經過調查局鑑定結果出爐,初步認定遺囑為真,遺囑的真偽涉及到每位繼承人的遺產分配比例,對繼承人的權益影響甚大。其實,如果該董事長在生前訂立遺囑時,就預先請公證人辦理遺囑的公證或認證,就不需要大費周章的去鑑定遺囑真偽;因為經過公證的文書,在訴訟上會產生推定真正的效果,以本案為例,如果遺囑經過公證,原則上法院就不需要再請調查局鑑定真偽,而可以直接認定遺囑為真,進而對遺產分配的比例或標的等事情進行裁判。
公證,簡單說來,就是以公權力或公務機關的立場對於一定事項加以證明。
公證制度在我國行之有年,長久以來是由法院公證處辦理相關公證事件,但人民對公證的印象大多止於公證結婚,沒有普及利用,實在可惜。
民國九十年,政府仿效歐陸國家如法國、德國等,推行民間公證人制度,民間公證人須由具有專業法律背景者擔任,執行職務時是廣義的公務員,做成的公證書效力等同公文書,收費法定必須依照司法院公告,不得任意增加或減少;公證制度的核心概念在於公證書的證據力高於當事人自行撰寫的私文書,公證人既然受國家委託行使公權力,就應該保持一定的中立性與公益性,在進行公證的過程中,公證人必須向當事人說明相關的法律規定以達到預防紛爭、疏減訟源的功能。
以本件遺囑為例,如果董事長在生前請公證人公證遺囑,公證人必定會向該董事長說明遺囑成立的要件、民法上對於遺產分配的規定,特別是應繼份和特留分的區分等規定,此外,經過公證或認證的遺囑,公證處或公證人事務所必須永久保存,即使民間公證人停止執業,也必須向主管機關報備並移交給其他公證人或法院公證處,如此,要確定遺囑的真偽,就不一定要大費周章的請法院或調查局來認定。在歐洲國家,幾乎每個人都會透過公證制度來預先規劃自己的財產或法律生活,這也是公證制度的一大重要功能,值得民眾廣為利用。

min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實現居住正義,刻不容緩
作者:趙之敏公證人
馬英九總統在「黃金十年、國家願景」中提到,為宣示打造公義社會,實現居住正義,將落實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制度,逐步推動不動產交易實價課稅,建立不動產透明公平交易制度。此舉在方向上固然值得肯定,但細就其實,仍有諸多疑問,讓人擔心所謂”居住正義”會不會空成口號難以落實。
首先是對於實際價格的認定,台灣其實早就在民國88年參考歐洲國家如德國、法國等,增訂民法第166-1條,規定不動產交易契約,應經公證。此規定的目的一方面在於由具有法律專業知識的公證人協助民眾了解契約內容的權利義務、甚至監督契約的履行;另一方面就是要使不動產的價格透明化,政府依照公證人提供的公證契約進行實價課稅。
以法國為例,法國公證人皆為法律專業人士,參與整個交易過程,不動產交易文書,需以公證書的格式予以確認,買賣雙方在公證書以外的金額約定,一律無效,公證人有義務提供不動產交易資訊給政府等,可以說從當事人身分確認、不動產交易契約撰擬、甚至履約保證等皆可透過公證制度處理完成。
法國善用公證制度,在法國公證人專業網站上,政府機關可以查詢全法國不動產交易價格,再根據房屋為商用或住宅用的交易價格徵稅,如此一方面保障不動產交易的公信原則,一方面也讓不動產價格透明化,使不動產不再成為投資客炒作或有錢人的避稅的工具。
反觀我國,擁有完全行政權以及多數國會席次的執政黨,不但以一紙行政命令凍結民法166-1的施行,在媒體和反對黨的多次催生後,才終於提出要”逐步”(沒有時程表)實價課稅的願景,而具體做法也只有另外修正不動產經紀人條例和地政士法,要求該等人士「實價登錄」。但這實價登錄是以「去除識別化,採區段化之方式」登錄,那麼這”區段化登錄”,是否能真實呈現不動產價格還是另有模糊空間?不得不另人懷疑執政黨的決心與魄力。
制定民法166-1條的短期目標在於保障交易、不動產價格透明化與實價課稅,長期目標還是在發揮不動產的社會功能,就是使”住者有其屋”,將不動產市場發展與經濟發展脫鉤,如同德國法國等,不再以不動產市場蓬勃當作經濟指標,如此才能真正解決民眾”住”的問題,實現居住正義的夢想。

min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